全国工业用地招商平台,免费、专业、一站式服务!

找资讯
当前位置: 中工招商网 > 土地首页 > 土地资讯 > 土地快讯 > 土地流转多少亩合适?规模经营风险在哪儿?适度规模的“度”该多大?

土地流转多少亩合适?规模经营风险在哪儿?适度规模的“度”该多大?

发布时间:2018-03-13 来源: 中工招商网 100

地包得越多,钱赔得越多。近年来,不断有种地大户经营失败的新闻见诸网络或报端,很多人原来种个几十亩上百亩发展不错,为什么规模再扩大后就不行了呢?土地流转多少亩合适?国家提倡适度发展规模经营,那么,多少才算适度呢?今天,就通过一些具体的例子,给大家说说土地经营规模怎么合理控制。

土地

高青县是山东省土地流转规模经营开展最早、效果最好的县之一。1月中旬,记者对几个不同类型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了采访,试图通过“解剖麻雀”分析土地规模经营的适度程度。

规模经营为何要适度?

李洪武2008年开始土地流转,他的种植模式是“小麦+玉米”的轮作方式,最多时面积达到1300多亩。这两年,玉米价格低迷,生产入不敷出,他不得不将粮田面积调减到300来亩,主要种植水稻、玉米,少量种植浅水藕。

“玉米价格下跌吃掉了利润,种得越多反而亏得越多。现实逼着你不得不‘适度’。”李洪武笑着说,“按理说,土地规模越大越适合机械化作业,规模经营须以机械做支撑,但一台大型机械动辄几万几十万,购置齐全需要很大投入。现阶段,无论从种地规模还是机械数量,都应‘适度’。”

青城镇民生蔬菜合作社负责人张卫刚,前些年因为土地流转而成为当地红星,成了全县土地改革方面的典型。几年过去了,之前门前的车水马龙,现在却变成了门可罗雀。张卫刚对前几年的冒失进行反思:“土地流转得有些多,步子迈得有些大,管理跟不上,出了不少漏洞。”

张卫刚主要搞瓜果、蔬菜的种植,而种植、管理、营销、运输方方面面需要人手。规模大了漏洞多,各方面的跑冒滴漏无形之中侵蚀了合作社的利益。张卫刚坦言,若不缩小规模,加强科学管理,他的合作社很难支撑下去。

无独有偶,高青蜡质玉米合作社负责人郭佳燕是从农资销售转行而来,2011年前后,一气流转到八九百亩。当年土地流转,当年遭遇当头一棒,她流转的一处黄河滩区的河滩地,因为遇涝全部受灾,致使庄稼颗粒无收,不光之前投入的每亩500来元的成本打了水漂,还要支付十多万元的流转费。

高青县农业局产业办副主任李会军对这种现象进行了分析:“土地规模经营是件新生事物,农民、农场主都有个学习、适应的过程和身份转换问题。他们现阶段的素质、水平还跟不上时代发展步伐。土地流转不能贪多求大,必须适度规模经营。”

土地

规模经营的风险在哪儿?

记者通过梳理几个采访对象的意见发现,土地规模经营的风险点主要在天灾、管理和市场。

农业生产现阶段依然无法避免“靠天吃饭”。一场自然灾害就会颗粒无收。常家镇种粮大户付国超对此印象深刻:“2014年秋季,黄河滩内的高粱还有几天就要收割,突然来了一场暴雨,这一下就损失了20多万。”

得此教训的付国超不敢再大规模流转土地,转型专做土地托管服务。他为农民提供农资、管理和销售服务,无论庄稼丰欠,付国超总能得到一块固定的服务费。眼下,付国超只流转了300亩土地,而提供托管服务的土地则有3万多亩。

由于需要为托管土地提供粮食销售服务,付国超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粮食销售上,但管理上的漏洞同样让他吃尽了苦头。2014年,他与一家外贸公司签订了粮食收购协议,7车皮粮食运过去,对方却以某项指标超标为由压低粮价。付国超一气之下把粮食拉了回来,但由于没有储存场所,时间不久粮食就发生了霉变,这一次又让他赔了三四十万元。

李会军说,现在的合作社负责人基本上是农民出身,本身就缺乏经营管理经验。而且,习惯了分散单干的农民重吃合作社这一“大锅饭”后,以往隐藏起来的耍奸抹滑等习气不同程度的再次暴露,让合作社的掌舵者管理难度加大。“农业不同于工业可以计件计酬。只能凭良心干活。”李会军说,“比方说,有的合作社社员,施肥施到中途,挖个坑将肥料一古脑倒进去了事。有的社员扎棚时将一卷铁丝埋进地里,乘人不备再偷盗出去……这样的例子很多,说明在现阶段农民素质跟不上的大环境下,经营规模越大,对管理的要求就更高。”

再一个,就是流转费用居高不下。在高青,当地土地规模化流转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000到1200元/亩,这一价格是种粮食的规模经营主体无法接受的。“如果是种粮食,根据土地质量,流转费用在500到800元这个区间最合理。”李会军说。

土地

适度规模的“度”该多大?

动辄成千上万亩的流转,现阶段多数还行不通。那适度规模经营的“度”该有多大?调查发现,高青农民探索出了精细化管理、再包干经营和专业化服务等多条路子,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。

李洪武的做法是调减,减少土地承包规模,留下基础条件好且连片的300亩土地精细化经营。他适当减少了小麦、玉米种植面积,调出部分土地种植水稻和浅水藕。“水稻和藕不怕涝,旱了有黄河可以浇。论效益,种藕胜过种粮食。”李洪武说,“通过精细管理,产量增幅2成,每亩地能看到500元的利润。原先,种地千亩,每亩地看不到200元的利润。这样一算账,别看面积减了70%,效益反而增了50%。”

做农业,一要政策通,二要信息灵,三要技术精。下面这个号,值得关注。

张卫刚的做法是“再包干”:他将4辆“公车”全部出售给社员,车辆按公司出货量计酬,杜绝了跑冒滴漏;将配套建设好的设施及土地再分包给几个“职业农场经理”经营。这样,合作社分成若干个“车间”,他这个理事长变得非常超脱,原来合作社里的事他事无巨细都要向他请示,现在他只需向社员提供服务、监督即可。

比如,农资由合作社统一供应,合作社与大型肥料企业及本县有机肥公司签订了协议,肥料购置成本下降了两三成。定期开展职业农民培训,除组织社员参加上级举办的培训活动外,菏泽还聘请农业专家到合作社举办培训讲座。

张卫刚说,他们现在搞的这个大包干和过去生产队时的大包干不是一个概念。生产队时的大包干是土地的承包权、经营权全归农户,他们的大包干,承包权、经营权合作社和社员共同拥有、相互制约--农场主如果不按规程操作,其产品如果合作社检测不合格,合作社有权拒收,有权将经营权收回。

付国超则在规模化服务上做起了文章。通过领办农机、植保合作社,建设烘干仓库,提高规模化服务能力,托管服务的面积就稳定在了3万亩以上。

返回列表

分享到: